最新资讯

首页 > 最新动态 > 最新资讯 > 湖南等省遭罕见电荒 专家称缺电将延续5到10年
湖南等省遭罕见电荒 专家称缺电将延续5到10年
2012-07-10 15:37:32

 

央视《经济半小时》2011年5月26日播出《问诊“电荒”》,以下是节目实录:

  编导:周羿翔

  主持人:晚上好,欢迎收看《经济半小时》。今天我们来关注电荒。进入2011年一季度以来,全国有15个省级电网,出人意料地在用电淡季的时候,出现了电力缺口,不如说华中、华南、华东,处处都有缺电的情况,这就使得各地在工业企业正想加快马力的时候不得不拉闸限电。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限电对当地企业造成了怎样的影响?我们的记者前往缺电最严重的浙江和湖南进行了调查。

  这是5月16号晚,记者在湖南长沙著名的湘江观光带拍到的情景。湘江观光带是长沙重点打造的景观长廊,平时的晚上这里都是灯火通明,流光溢彩。然而现在,所有的景观灯全部关闭,曾经喧嚣明亮的湘江两岸黑灯瞎火。进入5月,湖南全省遭遇了罕见电荒。5月5号,长沙开始有序用电,全市大厦景观灯全部关闭。5月10号,长沙市街头十字路口红绿灯因停电而停止使用。为了保障居民用电,长沙市现在的路灯也只有一半亮着。

  5月17号,记者来到了湖南省重点企业——中联重科。中联重科副总裁陈培亮带记者走进了涂装车间。由于限电的原因,这里所有的涂装零部件已经全部停了下来。

  陈培亮 中联重科副总裁

  陈培亮:因为涂装耗电量比较大,而且中间不能够停,所以涂装一般我们现在是改在晚上,等调峰的时候有保障的时候,我们晚上突击赶涂装

  陈培亮告诉记者,5月2号开始的限电,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5月12号这天甚至停电到第二天的凌晨2点才来电。进入5月,正是他们的生产旺季,今年中联重科计划比去年生产能力提高70%以上。这突如其来的限电,让他们困难重重。

  陈培亮 中联重科副总裁

  陈培亮:如果这一块是持续供应恶化,晚上它的电力不能够保证的话,那么如果它晚上加班不能够加出足够的量,那么我的生产总装线这块就会受到影响

  像中联重科这样的重点企业,电力都无法完全保障,而它上游为之配套的零部件生产厂家,用电将更为困难,这也极大地影响着这家大型公司的生产。记者在湖南省电力公司了解到,今年五月的缺电形势前所未有,往年同期都是湖南电力非常充沛的时候,然而现在电力缺口却已经达到了用电量的三分之一,而且随着气温升高,用电形势还将进一步恶化。

  刘志刚 湖南省电力公司调度通信局副总工程师

  刘志刚:目前全省的负荷大约是在一千四百万左右,需求在一千四百万左右,但是我们可以供的是一千万,缺口是400万千瓦

  记者:接近三分之一

  刘志刚:对

  记者:这个像我们湖南这种缺电的形势会长期延续下去吗

  刘志刚:对 会长期延续下去

  记者:就一直 会延续多长时间

  刘志刚:我这么预测大概可能5到10年吧

  5月中旬,浙江省绍兴市的气温已经高达37摄氏度。记者来到浙江绍兴佳宝新纤维集团的车间时,这里却没有开空调,十分的闷热。总经理何伟告诉记者,现在全厂三分之一的生产线已经停掉了,仅有的电力勉强维持剩下的生产线运行,所以只能关掉空调。化纤是用电大户,这个公司一年的用电量接近2亿度,停掉三分之一的生产线后,他们能够每天让出三万多度电。然而何伟的压力却非常大,原本满满的订单,现在根本没法交出。

  何伟浙   江绍兴佳宝新纤维集团总经理

  何伟浙:今年一方面市场的压力,还有一方面财政金融政策不断地调整,再加上用电的因素,还有用工的招工的这些难度,所以今年对民营企业经营压力有史以来非常大。预计今年可能会业绩上我们大概要下降20%,这样一个心理预期。

  浙江省绍兴市袍江区的纺织印染企业十分集中。浙江七色彩虹印染公司副总经理王国根告诉记者,现在他们只能白天开一半的生产线,错峰用电晚上才满负荷生产。而他们的另外一个成衣工厂已经实行每周停工一天的政策。记者在半成品仓库里,看到了堆积如山等待印染的线团。

  王国根  浙江七色彩虹印染公司副总经理

  王国根:因为现在限电,跟电不够,所以造成堆积在这里。假如说根据我们现在的产能,消耗掉估计要一个星期以上。造成现在我们公司现在订单不敢接,因为交货来不及。有的交货配置以后,客户不满意,取消订单。所以一直堆了这么多东西在这里。

  在杭州萧山的金首水泥厂里,记者看到两台巨大的磨粉机已经停止了工作,白天的电量只够保持窑温,基本上处于停产状态。像水泥厂这样的高能耗企业,首当其冲成为被限电的对象。企业管理部经理杨建青告诉记者,这两台磨机每停一小时,可以减少用电5000度。

  杨建青 浙江金首水泥公司企业管理部经理

  杨建青:今天我们从早上开始停到现在,要到晚上的十点以后生产,十点以后就是固定时间生产,如果是根据有用电的需求要全部停的时候,我们就全部停掉。

  记者从浙江省电力公司了解到,在2004年之后,浙江一般只会在夏季用电高峰时会产生用电缺口,会采取时间比较短的有序用电。然而今年从第一季度开始,浙江全省的用电量就居高不下,用电缺口越来越大。现在浙江省每天的电力缺口达到了三百万千瓦。这让长期从事电力调度工作的浙江省电力公司调度通信中心副主任戴彦都感到不可思议 

  戴彦  浙江省电力公司调度通信中心副主任

  戴彦:没感觉到节后,一过节日后一完,我们用电增长就非常快,一下子就超出了我们供应的能力。这个是我们实际碰到以后才感觉比较惊讶一个地方

  主持人:我们看到,无论是湖南还是浙江,很多企业都面临着减产停产的危险,企业为此都很着急。以往年的经验看,目前正是用电淡季,但近年却出现了反常的现象,很多省从1季度就开始出现电力缺口,到了5月份之后这个缺口就会越来越大。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淡季电荒呢?记者又赶赴发电企业进行了调查。

  在湖南省电力公司调度中心的显示墙上,有一组红色和绿色的小灯,这里显示着湖南省现在的所有火电厂和水电厂的开机状态。

  刘志刚 湖南省电力公司调度通信局副总工程师

  刘志刚:这两个是,左边这是我们火电的一个开机的状况,右边是我们水电的开机状况。这个红色的是表示这个机组在运行,绿色的表示这个机组是停的。

  记者:水电的绿色的要多一些

  刘志刚:对 水电的绿色有几个厂是零的,就是机组全停的。因为水库已经接近了死水位,所以只有在最高峰的时候有可能顶一下。有时候全天都没有办法顶

  记者:像这一块现在水电厂的出电是多少

  刘志刚:现在是132万千瓦

  记者:正常这个时候应该是出电多少

  刘志刚:正常这个时候可能可以达到600万到700万千瓦

  湖南省的水电比重占到了全省发电量的40%,然而现在水电发电量不及正常发电量的1/6,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记者赶往了湖南省沅陵县,这里水电丰富。然而记者看到,平时滔滔奔腾的沅江,现在几乎断流。那上游的水电站会是怎样呢?

  记者:我现在站在湖南省第三大水电站,凤滩水电站,我现在所站的位置就是同期水面的位置,然而现在水面已经降到了我脚下的20米的地方,而且从上游来的水也非常少,现在这座水电站已经基本上没有发电了。

  凤滩水电厂站党委书记崔建凯告诉记者,这个水电站总装机容量80万千瓦,然而今年水库一至5月份降雨只有多年平均的56%,来水只有多年平均的30%,现在水库的水位已接近180米的死水位。在水电厂的机组大厅里,四台发电机组现在出奇的安静。

  崔建凯 湖南省凤滩水电厂党委书记

  崔建凯:全停,全处于停机备用状态

  记者:从哪看出水轮机已经停用

  崔建凯:这个是发电机的大轴,这个大轴没有旋转就说明已经停机状态

  崔建凯现在每天都在关注着天气预报,这两天湖南怀化等地下了暴雨,然而对于水位却还是没有任何的提高。从三月份停机到现在,这个大水电站已经快三个月没发电了。

  崔建凯 湖南省凤滩水电厂党委书记

  崔建凯:每天的发电量基本上只有去年的三十分之一到五十分之一左右

  水电站发不了电,湖南只能靠火电顶着,然而火电站现在的日子也不好过。在大唐湘潭发电公司,记者见到了总经理助理郑丙文。他告诉记者,现在公司的几个老总都外出到全国各地去买煤了,然而由于煤炭价格居高不下,再加上全国煤炭运力紧张,他们想尽了各种办法,但现在能运到湘潭的煤仍然不及去年同期的一半。今年前4个月,这个电厂亏损达1.3个亿,没有足够的资金买煤,让这个电厂更加雪上加霜。

  郑丙文 大唐湘潭发电公司总经理助理

  郑丙文:因为资产负债率我们公司到4月份是97.67%,预计可能到今年6月份就要达到百分之百了。在这种情况下银行它的借贷就非常谨慎甚至不贷了。然后能够贷到的资金又由于目前国家金融方面一些政策资金成本也越来越高,企业负担更加雪上加霜,所以这也对燃煤的调运带来了更大的困难。

  郑丙文每次来到煤场,心里都很着急。这座装机容量达到180万千瓦的大型发电企业,目前存煤量只有6万吨,不到正常存煤量的1/5。现在的煤炭量只能够保障电厂4台机组里的两台机组运行,而且这点煤三四天就全部用完了。湖南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杨晓晋告诉记者,今年湖南省的存煤是最困难的时候。

  杨晓晋  南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

  杨晓晋:我们现在全省电厂的库存大概是60多万吨,应该是在全国是最差的,或者叫做最低的库存。去年这个时候我们已经接近200万吨了,去年到了迎峰度夏6月底我们已经有400万吨库存。但是今年这个情况很难存到那个水平了,所以预计今年我们电力紧张的情况有可能在夏季,特别是到了枯水季的冬季,我们情况可能更加困难。

  5月13号,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经济发展局和电力公司的领导来到红山热电厂,找到副总经理顾建平,希望这个平时以供热为主的电厂,能够多发点电来弥补电力缺口,然而被顾建平拒绝了。这个电厂装机容量39000千瓦,但其中21000千瓦的发电机已经停止运行。萧山区一共有10个这样的热电厂,如果都能发电的话,正好能够弥补萧山区20万千瓦的电力缺口。然而没有一个热电厂愿意发电。因为一旦发电,就意味着一天要亏损十几万。

  顾建平 杭州红山热电公司副总经理

  顾建平:根据目前上网电价是五角四分六,我们测算了一下,我们整体的按照我们现在这个成本发电,基本上成本在九角七左右,也就是有四毛三分左右一个亏损

  浙江现在已经发掘了省内所有的发电能力,位于宁海的国华浙能发电公司,由于有神华集团的煤直接从海上运来,成本低,总经理宿旭告诉记者,他们现在4台60万和两台100万的机组都在满额发电,前4个月的利润就达6个亿。现在宿旭希望他们的第三期电厂能够早日上马。

  宿旭  国华浙能发电公司总经理

  宿旭:两台百万机组,

  记者:大概有200万的装机

  宿旭:200万的装机,两百万的装机应该占到浙江的7%或8%

  记者:它的缺口一下就减少很多

  宿旭:能够有效的缓解

  然而电厂的发电能力增加还是赶不上用电量的增加。浙江省电力公司调度通信中心副主任戴彦给记者调出了5月8日浙江省的用电图,2010年5月8号上午10点的用电负荷是3200万,而今年5月8号的用电负荷增加到了3800万,负荷增加了600万。浙江能源局局长陈智伟发现,去年4季度浙江并不缺电,但为什么进入到2011年,马上电力缺口就出现了?原来很多去年的产能被延迟到了今年集中释放

上一篇   [返回首页] [打印] [返回上页]   下一篇